资本家们建立了大量的智库和研究机构来压制左翼思想(在西方知识资本理论中,也有一些研究者)

很多人都在谈论这次美国内战的可能性,左翼革命的兴起,美国的解体……我认为这不太可能。这种政治斗争在美国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但这次范围和强度更大。

现在不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红色潮流席卷全球时,四百五十年过去了,资本规则和控制方法都很好,有各种分而治之的方法和pap工具,资本主义国家的底层基本上是通过原子化,所有这些都决定了帝国主义国家内部不可能有组织的反建制力量的诞生,内战、革命的机会微乎其微。

我将延伸到上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这关系到西方国家的内部政治,也关系到全球局势的未来。

迄今为止,在大西洋两岸,亲全球化的跨国金融资本占了上风,而反全球化的地方工业资本则处于劣势。看到他们的金融资本占据主导地位,将工业资本压死,看到他们沉浸在金融泡沫的虚幻和短期财富中,这是件好事。

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是国力和财富的基础。归根结底,财务实力基于制造实力。西方已经失去了制造业的霸权,也正在失去金融业的霸权。

货币是一个虚拟财富再分配的循环,泡沫,泡沫,一次又一次的泡沫。只有生产力才是真正的财富。

大国之间的博弈毕竟是一场彻底的“杨氏阴谋”!谁在制造业更强大,谁就是赢家!财务实力,只是表面的,虚幻的,暂时的强大!

[新闻热点]

从美国日益激烈和无底的政治斗争中可以看出,该国已经失去了所谓的“纠错能力”

美国的结构性矛盾无法调和。根本解决办法在于社会革命。即使没有社会革命,下一个最好的办法是改革运动,以缓解两极分化。为什么 因为美国没有这种机制。

美国似乎是民主和自由的,但实际上它的意识形态控制非常严格。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资本日益占主导地位,美国社会已转向右翼。资本家们建立了大量的智库和研究机构来压制左翼思想。左翼思想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怪物,不可能选出桑德斯这样的左翼政治家。

在这样一个整体的社会环境和舆论环境下,美国不可能进行追求平等甚至改革的社会革命,也不可能产生拯救国家财富的政治家。这个国家纠正错误的能力已接近瘫痪。

最重要的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和社会,没有未来,只有崩溃。

在帝国衰落和大分裂的时代,华尔街和金融资本正在为自己的个人利益进行无止境的政治斗争,这只会进一步分裂美国。上帝禁止!

事实上,这些并非偶然,而是历史合力的结果,是其内部政治和经济逻辑演变的必然结果,也是其民族命运的产物。

世界应该向美国学习。

首先,决不允许资本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国家应成为资本集团的盈利工具。美国的过度金融化、行业空洞化和严重分歧都是资本集团绑架美国的结果。

帝国主义不能被指责,也不能被监视。

关于美国的内讧和中美游戏。

中美之间的大前提是战略对抗。美国的战术骚扰不应影响我们开战的决定。对美国的战术骚扰只能是令人厌恶和厌恶的,但它并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也没有实现它想要的,也没有转移它的国内矛盾,也没有解决它的内部结构问题。

在保持战略重点的同时,我们还应进行战术反击。美国有很多软点,想让它受伤,可以打太多牌。

只要它敢挑衅一次,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切香肠”,就像台海游戏一样。

简言之,香肠切片比赛不是谁先切,而是谁最后切得更多!


1c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生活百科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